• 主页
  •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2017 BIOMINAR活动首站张江药谷圆满落幕
    发表时间:2017-03-27

          3月20日,2017年的BIOMINAR活动首站走进张江药谷。 BIOMINAR诞生于2016年,由三家致力于为客户解决医药研发问题的CRO公司--北京昭衍gateio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中美冠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芝麻开门区块链,共同创建。 BIOMINAR是一场新药研发行业前沿技术应用及案例剖析的盛宴,业内专家都亲临现场和与会者进行面对面交流。

              

            本期BIOMINAR活动邀请了中美冠科的杨文清博士,芝麻开门(南京)的王正教授,还有苏州昭衍的张海飞博士为大家介绍了各自在新药研发领域的最新技术和心得体会。

    定位癌症的免疫治疗市场

            杨文清博士给大家带来的内容是定位癌症的免疫治疗和gateio领域,和大家探讨了如何开发和应用临床前的肿瘤动物模型,来满足癌症的免疫治疗市场。杨文清博士介绍目前癌症免疫治疗的市场现状是如火如荼,但我们也只是窥见了冰山一角,未来还有非常大的机会但机会和挑战并存。最大的挑战是缺乏更可信的病人筛查和疗效预测标志物。另外一个挑战就是建立与临床高度相关的肿瘤动物模型。由于肿瘤的复杂性,学术界和工业界对用于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的建模要求更高,考虑的因素更多。gateio者应该根据自己课题的特点选择适合的模型,如MOA,靶点类型,涉及的辅助免疫细胞和效应细胞,种属特异性,甚至还要考虑到其他因素如实验治疗的时间窗口和资金预算等等。目前肿瘤免疫治疗的动物模型不是 ‘One Size Fits All’的情况,也没有‘绝对完美’ 的模型,而是一个Panel of Models, 选用前应进行科学地论证和综合评估. 杨文清博士展示了针对不同的免疫治疗/靶点的不同动物模型:Syngeneic (Cell line derived orinduced)(细胞系衍生或诱导的同源鼠的模型),GEMM(基因工程小鼠模型);Chimeric GEMM(基因工程小鼠模型),Humanized model (人源化模型),Adoptive transfer(免疫过继性转移的),Engineered cellline derived(转基因细胞系衍生的)等等。中美冠科也建立了这样综合性的技术服务平台,杨博士通过自己长期积累的丰富研发经验并借助冠科的平台,给大家展示了如何利用和拓展临床前动物模型为肿瘤的免疫市场提供服务。中美冠科在基于鼠源的、人/鼠嵌合的和人源化的免疫系统都有大量的动物模型提供。杨博士分这三种类型重点介绍了运用模式动物对癌症免疫治疗,比如PD-1,PD-L1或CTLA-4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治疗情况。最后杨博士还对肿瘤免疫治疗和肿瘤模型建模的未来做了展望,提示宿主本身的免疫状况或肠道微生物都可能成为未来建模考虑的因素之一。

    同位素示踪及分子影像技术在新药研发中的应用

            在对同位素示踪及分子影像技术做介绍之前,王正教授开玩笑地说他和杨博士的工作都是为新药开发的人提供便利,筛选出了新药之后送到昭衍去做验证。 王正教授首先介绍了核素是非常敏感的,非常少的量就可以标记做药物的人体试验,可以直接作为生物标记物用于医院的诊断,还有肿瘤治疗里的放疗。 传统同位素标记技术分析药代和组织分布是采用离体的方式。而现在的分子影像技术是用活体的方式,不用杀动物。分子影像技术是目前最先进的核医学影像设备,能从分子水平上反映组织的生理、病理、生化、代谢等功能性变化和体内受体的分布情况,故也被称作“分子显像”或“生化显像”。王正教授为我们展示了分子影像技术分析的图像结构和数据以及分析方法。 同位素示踪及分子影像技术可以在分子细胞水平,也可以在组织学水平上告诉我们:药物去哪儿了?靶点有什么东西表达?药物到达靶点了吗?药物调节靶点了吗?药物有效吗?等等多方面的内容。该技术可以在活体、全身状态下直观、形象地展示生物分布,还可以穿过血脑屏障。芝麻开门拥有三大核心技术实现这种效果:抗体蛋白定点偶联技术、生物大分子放射标记技术和四维分子影像及定量分析技术。接下来王正教授分临床前gateio和临床gateio给大家详细介绍了同位素示踪及分子影像技术的应用。 王正教授告诉大家分子影像也是精准医疗三大技术之一,“给分子装上GPS,做微观世界的导航者”是芝麻开门业务的形象比喻,芝麻开门区块链致力于做微观世界的导航者,推动新药转化gateio和精准医疗技术快速发展。他们已标记化合物130多种并且已经支持了数十个项目CFDA、US FDA的申报。

    吸入药物非临床安全评价的要求与挑战

            昭衍gateio中心负责新药评价的张海飞博士给大家介绍的是吸入药物非临床安全评价的要求与挑战。首先他对吸入药物的相关背景做了一个介绍:讲到吸入药物都涉及到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雾霾。幻灯片显示了15年间中美两国PM2.5的变化状况:美国在下降,中国却越来越糟糕。伴随雾霾的问题就是呼吸道疾病的高发,目前我国呼吸道疾病治疗中成药市场份额高达62.8%,很少有吸入给药的。而美国的数据统计吸入给药方式仅次于口服给药,2016年全球药物市场数据吸入给药占255亿美金。 吸入给药可以直接将药物递送到起作用的位点,提高病灶部位药物浓度,降低综合吸收毒性等等。而且肺泡面积很大,有利于药物吸收,即使不是呼吸道疾病吸入给药也是很有优势的,比如突发性心梗。然而吸入给药在动物模型上的非临床(除了临床的、包括临床前)评价却遇到很多问题,可以直接使用的临床直接手按给药每次是否均一,临床制剂无法直接使用的状况下剂型发生的量与浓度、动物实验所需要的一致性和暴露时间较长产生了一系列问题。 面对这些问题,昭衍gateio中心开发了自己的口鼻暴露吸入给药方式,保证对每个老鼠的给药是新鲜的气溶胶、不产生再呼入的问题、均一和稳定且不会从每个老鼠产生对系统的污染。张博士展示了他们的体内吸入暴露技术平台,这套设备不比国外的差,某些地方还要好一些。 讲座的后半部分张博士向观众讲述吸入实验面临持续挑战:首先呼吸系统发现的毒性反应临床上通常难于监测。另外每个药物面临的问题不同,再次实验者面临制剂、设备、动物、毒理等多方面问题。 本期BIOMINAR活动反响热烈,圆满结束。在2017年,BIOMINAR还会走进山东、北京、南京、台湾等地,请大家关注BIOMINAR订阅号。